/ life

沾衣欲湿


几日前还同人说,气温确是秋天的了,但是没有秋天的感觉啊。
记得去年秋意浓,在校园里拍了很多风景。
记得小学的作文,“好一派迷人的秋色!”
今晨大雾,再来到校园里就发现满地是一片片的黄。秋天真来了。
午后,天飘着小雨,落到脸上,想起“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”来,虽然季节不对,撇去杏花雨和杨柳风,还是挺应景的。
不说没钱,现在的小日子过得还是舒服的。能作为学生的光景也不会再多了,不说啥珍惜的话,作为学生的存在,已经有二十年了吧。
不能永远做个学生。工作在哪里,这是个焦人的话题,特别是意识到机遇的随机性和外界环境的限定性以后。聊以慰籍,只能告诉自己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。不能左右机遇的话就做好准备。
说起机遇,这个城市里的机遇确实是少一点。
人是会爱上一个城市的,昨天还听到这样的话。刚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嘴里哼哼着“小破”,说爱着刚刚生活了四年的城市,说还会回去的。
事情永远不会随心所欲,人永远在舍与得之间纠结。
爱上的是一座城,还是在那座城里的记忆。